法甲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第三百二十章嘴硬

2020-01-20 17:58: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 第三百二十章 嘴硬

一个老头走在前,他是穆家一家之主穆赫。

后面是穆奇远和他弟弟穆季同,还有老大穆季寒。

再后面是七八个不怕热的穿着西装带着墨镜的保镖护卫。

“二哥,云生道长不是都在中院里炼丹吗,咱们来后院干什么?”

穆季同二哥喊的亲切,听的穆奇远一阵恶心。

穆季寒生怕穆赫现什么不对的地方,他也说道:“三弟说的对,爹,咱们回到中院去等吧。”

“奇远说云生道长在后院房间等着,咱们过去就是,你们两个今天有点反常。”

老头穆赫哼了一声。

穆季寒和穆季同互视一眼,穆季同急忙解释:“我们不是怕云生道长不高兴吗。”

“二弟,那个房间不是弟妹和婉儿呆的地方吗?怎么没上锁?”穆季寒看大门敞着,不高兴的说:“你还想叫弟妹打爹一巴掌是吧?”

“爷爷。”

“爹。”

穆婉儿和苏清平出现在门旁。

穆季寒和穆季同急忙挡住穆赫,穆季同喝道:“二哥,还不上锁?”

“干什么?”穆赫推开两人,“清平又不是修真者,她还能打死我了?”

“可是,爹……”

两人还想再说什么,被穆赫给瞪了回去。

穆赫看着苏清平,试着问:“清平,这么多年了,我从来没看过你的脸色这么好,没事了?”

“咦,爹这么一说,还真是。”穆季寒问道:“弟妹,你服用过了云生道长的丹药了?”

“爹、大哥,我没事了,婉儿也没事了,我们都好了。”苏清平说道。

“好,好了就好。”

穆赫一脚踏进门槛:“云生道长何在,我穆赫亲自道谢……”

穆赫的声音一下停住,穆季寒紧跟而来,惊呼一声:“云生道长这是……”

“不应该啊,按照云生道长说的,服用了丹药后,嗜血虫将会快成长,怎么会好了?云生道长做的什么打算?”

穆季同满心的疑惑,接着,他便听到大哥穆季寒的惊呼声,他跟去一看,正看到如死了一样躺在地上的云生道长。

“二哥,你对云生道长做了什么?”

穆季同吼道:“云生道长是难得的人才,是咱穆家的贵宾,还不好好给爹解释解释!”

“伤害你家人的人叫做贵宾啊。”

田二苗从一旁走出来。

“是你!”穆季寒又是一声惊叫。

“是你伤害了云生道长?”穆赫的声音变得冷,灵气从身体出。

“还没一言不合呢,你就用灵气压我。”田二苗的双眼绽放出一道锋芒。

蹬蹬蹬……

穆赫连连后退,身上的气势荡然无存。

“爹……”

“爷爷……”

穆赫推开要扶他的穆奇远和穆婉儿,问穆季寒:“季寒,他是谁?”

“田二苗。”

穆季寒又是吃了一惊。

当初在新胜达酒店被田二苗吼退,他就震惊的不行。

现如今,他父亲炼气境三重的穆赫竟然受不住田二苗一个眼神。

“打的韩家鸡犬不宁,令得方家老头弯腰的田二苗?”穆赫眼中光彩闪烁。

“您夸奖了。”田二苗说道。

“好一个英雄少年!”穆赫忍不住夸赞一句。

但,他话锋一转:“你无缘无故伤害我家救命恩人说不过去吧。”

“救命恩人?”田二苗笑了,“在你儿媳妇和孙女脑袋里中下蛊虫,你说他是你们家的救命恩人?”

“蛊虫?”穆赫眉头一皱。

“爷爷,田二苗说的是真的,他从我妈和我眉心处分别取出一条黑色的扁平的虫子,说是叫嗜血虫,食人脑髓的,很可怕,我妈的病痛根本就不是精神问题,就是那虫子,田二苗把虫子取出来后,我妈就好了。”

穆婉儿说道。

穆赫一双老眼在田二苗身上和地上躺着的云生道长身上来回看着。

这时,穆季同喊道:“婉儿,休要胡言乱语,你和你妈是吃了云生道长的丹药才好的,至于什么虫子,一猜也知道是他用的障眼法。”

“我们没有吃丹药。”穆婉儿对穆赫说道。

“没吃?这么长时间炼的丹去哪里了?”

穆季同又问:“既然你说有吃人脑子的虫子,虫子哪里去了?”

“丹药我喂给他吃了,嗜血虫自然在他脑中。”田二苗指着云生道长道。

“分明是你打伤了云生道长,现在嫁祸给两条没见过的虫子,你还能编出什么话来?”穆季同说的义愤填膺。

“哎……”

田二苗叹息一声,“你说说你们,我直接把云生道长弄醒了不就得了,非得来这一出。”

“你什么意思?”穆季同突然感觉到不妙。

穆奇远说道:“本来我还想给二弟一次机会,既然不把握……把云生道长弄醒吧。”

“我怎么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穆赫皱着眉头道。

“你等下就知道了。”

田二苗一指点在云生道长的眉心。

云生道长“嗯”的一声醒来,睁眼就对田二苗说:“你把嗜血虫取出来,我什么都答应你,我做你奴仆都行。”

云生道长一直以来都是高高在上的,他这般哀求,着实惊住了众人。

“云生道长……”穆季同说道:“田二苗对你做了什么?你放心,我爹在这里,会给你一个公道。”

“你!”云生道长像是看到仇人一样,叫道:“都是你,你想要与穆奇远在竞争接班人上占据上风,你找上我,非得让我在她们母女俩身上种下蛊,你害了我的性命啊。”

“嗯?”穆赫愤怒的盯着穆季同,“从小我是怎样教育你们的?”

“爹,他胡说,我没有让他在嫂子和婉儿身上中蛊啊。”穆季同往后退。

穆赫一步步逼近,“我教育你们要兄弟和睦,而你为了一个位置竟然兄弟相残!”

“不,爹,不是这样的,我找到他,是看中他的能力,想要他成为咱们穆家的左膀右臂,可他却一直蛊惑我……”穆季同解释着。

啪!

穆赫甩手一巴掌,抽的穆季同撞在墙上昏死过去。

“把穆季同给我带到家族祠堂!”

接着,穆赫看向穆季寒。

穆季寒胆颤,“爹,我不知情的。”

“你作为老大,因为修炼不如老二老三,自暴自弃,这几年我看你乐观了许多,还以为你想通了,我准备着就算你修为不行,但也可以接我的班,你却在两个弟弟的事情上出现了偏袒,那么,其它事情上我还怎么相信你会公平对待?”

南沙区第三人民医院
上海中大医院电话预约
福州最好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台州癫痫病权威医生
南阳银屑病权威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