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仙道至圣 第六十一章 :一剑

2020-01-18 04:50: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仙道至圣 第六十一章 :一剑

只见光芒一闪。

左手之上一枚晶莹剔透的绣花针闪烁着幽森的光芒在月光之下宛若一团来自地狱的火焰,在他掌心绽放。

这么多天的接触,幽冥针已不在像一开始的时候那般排斥他,特别是深渊一行之后,他发现自己竟然能够发挥出幽冥针的一丝力量了,虽然只是一丝,但是作为曾经鬼界的无上至宝,仅仅一丝也依旧恐怖异常。

幽冥的火焰似要焚尽这世间万物!

幽冥针是他的底牌,虽然得到的时间不长,但是也曾经几次三番救了他的命,但是今日,面对紫霞境的强者,再加上杨家第一继承人,他不认为仅仅凭借幽冥针就能够打败他们。

毕竟杨云的剑法他是见过的,绝对不是当初在云沐城见到的那三位杨家废物少爷能够相比的,他的剑很绝……

得到了一丝杨家柳絮剑法的真谛!

所以同一时间,少年的手中一柄金色的古剑骇然现世,洁白的月光照在金色剑鞘之上,金光灿灿,宛若晨曦之芒照亮一方天地,其剑正是当初在狼神殿的时候匆匆出现在少年手中刹那的古剑。

当初是用来对于狼缺……

而狼缺无论是修为还是真实的战力都远远不是杨云和他身边的那男子能够相比的,毫不客气的说,就算杨云和那男子联手,也未必挡得住狼缺全力一击,那是狼族真正的少年王者。

可惜就算再强,终究时运不佳,遇到神秘白纱少女那样的废物,最终一代少年王者还未来得及出世就直接被斩杀!

“九鞘晨曦!”

倒是一旁,王隐的双眼之中一丝惊骇,看着少年手中金色的剑鞘不禁震惊,这是上古时代流传下来的一件无上神器,一柄无上圣器的剑鞘,名曰缔造!

但是久远的传说,这一柄古剑早已经被摧毁。

这一点早已经被无数人证实,但是少年手中怎么会突然出现九鞘晨曦呢?这东西似乎八百渭水便没有,还有竟然缔造已经被摧毁,那么藏在九鞘晨曦之中的古剑又是什么呢?

同时,让王隐疑惑的还是少年的气势!

在少年手中古剑出现的瞬间,少年原本温文儒雅的气势瞬间一变,一股冲天之芒显化,直逼苍穹,而少年整个人在这一刻化为一柄利剑,锋芒毕露,气势如虹,这不是普通人能够拥有的,唯有真正的剑者身上才会拥有。

同时对剑还必须拥有相当的领悟……

“难道他……”王隐有些猜不透,瞬间觉得少年太过神秘。

他自然学过剑,并且十年磨一剑。

耗费十年的时间只为一剑这是很荒谬的传说,没有人愿意做这种费时费力的事情,但是少年曾经以自己的恒心,毅力坚持了下来,也成就了一剑,这是他内心之中最大的秘密,这一剑曾经的濯秀是看到过的。

也就是那雨夜,少年凭借毫无修为的废体一剑斩杀了一位洗髓境顶峰的强者,可以说也是那一夜,少年的身影在濯秀的心理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这也是为什么濯秀一直相信他的原因!

只因为一剑……

剑未出,剑声鸣,剑律动!

四野之上尽无声跳动出一些萧索的剑气,剑气无形,划过空间,瞬间少年四周一片片鲜艳的绿叶化为飞沫消散在天地之间,不留丝毫印记,甚至那粗大的树干之上也留下一道道密密麻麻的剑痕。

从始至终,这才是少年最强的手段!

这一剑已经产生了自己的势,虽然依旧不及当初狼神殿之中那神秘女子施展而出的意境,但是两者之间的差别已经不大,毕竟这一招出自少年之手,乃是他十年磨一剑的体悟,乃是他自创的一剑。

而少女当初的一剑来自《秋水》,乃是九州三大无上武学之一!

看着前方杨云奇快的一剑,宛若白驹过隙,在空间之中留下一道细细的白痕,白痕如水,随风流动,而同一时间,男子汹涌的一掌也排除,庞大的力量带动四周劲风,吹动伏昊乌黑的秀发。

而也就在这时,少年终于动了!

“我说过,你们一起上吗,那就希望你们拿出自己最强的招式,可惜你们依旧听不懂话,你们只有一剑的机会。”

“十年磨一剑,有些时候我都好奇这一剑究竟惊艳到什么程度。”

少年说完,拔剑。

绝世古剑再现尘寰,古朴的剑锋携带着超然的大气,挟持万古之威再次出现在这片大地之上。

古剑欢腾,似乎为重见天日而欢呼!

而在古剑之上,九个凹陷,宛若腾龙一般深深烙印在剑体上面,让整柄看上去本该完美的古剑显得有些缺憾,一丝不完美。

“这是什么?”王隐皱眉,这柄古剑他确信自己没有见过,虽然剑身之上传来深邃,沧桑的辽远气息,但是这柄剑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活力,生机,也就是说这是一柄死剑,一柄死了的剑和一堆废铜烂提便没有太大的区别。

就算他削铁如泥,但是对修炼者来说失去了灵性的东西也就是失去了意义,握在手中根本不可能发挥出他真正的威力,所有也就说这柄剑根本就是一柄废剑,自然不可能是缔造。

若真是缔造,哪怕一丝碎片也会通灵!

剑光如虹,剑意迸发,无论是好剑还是废剑在这一刻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此时的剑只是杀人的凶器,只为杀人而存在,握剑的手沾染一丝鲜红,绝世的一剑划过空间,刺破虚无……

一闪而逝!

而在古剑出鞘的同时,伏昊的手左手微微弯曲,手腕发力,那枚闪烁幽暗火焰的幽冥针也被他弹出,一剑,一针,这是他的极限,一身修为在这一刻尽数附着在其上,所以在一剑一针出去的瞬间,伏昊的一身修为也尽数被榨干,精纯的控制手法,或许也之后他才能够将自身修为挥发到这种地步。

剑化燎云,针如流星!

四周风尘四起,落叶飘飞,王隐不得不再次施展魂识,笼罩尽那战场,因为在这一刻他忽然发现就算自己的眼力也尽有些看不清少年的一剑,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一剑,如此骇人的力量,真的属于他吗?

王隐疑惑……

他不得不汇聚所有精神,专注的看这一剑!

但是依旧令他失望,风停了,绿叶落下一地,四野之上从新恢复平静,而少年手中的古剑也从新归鞘,并且从少年手中消失,沙尘之中一推森白的骨骼,被幽蓝的火焰静静燃烧。

而另一边,杨家那位紫霞境的强者脖颈之处,一道细小的裂痕慢慢扩大,不到片刻的时间鲜红的血液带着体液的温度慢慢溢出,男子依旧瞪大双眼,死死看着这一幕,到死似乎都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所有的事情一切皆在电光石火。

男子在不甘于绝望之中倒在血泊之中,至此一切归于平静,月光照射之下树林显得有些幽森……

“踏……踏……踏……”

显得有些沉重的步伐打破寂静的空间,伏昊首先打破这片凝重,他一步一步上前,来到那堆白骨之前,从中寻找半天,终于把幽冥针再次找了回来,把这东西从新放回袖子,这才再次一步一步走回来。

他没有去看濯秀那边的战场,岁让现在依旧还没有结束,但是他相信濯秀,对付一名紫霞境初期的强者应该没有太大的难度,这一战也干好可以给他熟悉一下坐忘境,坐忘境很特殊,能不能踏出一切看他的机缘!

“你那一剑是什么地方学的,叫什么名字。”终于,在沉寂之中王隐咽了咽口水开口问道。

伏昊笑了笑:“学自然学不到,不过前辈若是舍得花费十年练一剑或许十年之后也能够出一剑。”

王隐看着少年,沉默了许久。

“你还有多少手段没有施展……”他看向少年,因为到了现在这少年越来越神秘,他真的想知道少年的底线是什么。

“前辈倒是抬举我了,这是我唯一的一剑,也是最强的一剑,若是这一剑不成的话只怕要害的前辈陪我走一遭地府了。”伏昊开口,他的脸色异常苍白,藏在白衣之下的双手依旧微微颤抖。

王隐怒瞪了他一眼:“你觉得我该相信你吗?”

“该说的都说了,我又不能强逼前辈不是吗?”

王隐愣了愣,忽然发现和这少年说话有些累,根本不知道他说的那一句是真的。

对于这一点倒是王隐想多了,实际伏昊自始至终没有骗他,他说的话都是实话,不过有些话王隐不太相信所以才造成今日这种场面。

王隐想了想:“你自然有这样的能力为什么偏要隐藏得这么深呢?最少你应该告诉你父亲。”

对此伏昊脸颊之上流露出一丝苦笑:“问题上是我离开八百渭水的时候确实毫无修为,这怎么告诉。”

说道这里,他顿了顿:“再者,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枪打出头鸟!我觉得平平凡凡也挺好的。”

“你喜欢平凡!”

“不讨厌平凡……”

而正在两人说话的时候,远处一道血淋淋的身影,显得有些孤寂,又有些倔强,从昏暗的树影之中走来回来。

万州区妇幼保健院
奉贤区牙病防治所
常德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好
菏泽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泰州知名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