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10.偷书贼!

2020-01-16 14:38: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10.偷书贼!

学习从来都没有轻松的。

即便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一群法师的亲自教导,也不见得就会比初中时代的学习更有趣,实际上,学习魔法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情,赛伯看到那些扭扭曲曲的183个灵魂符文就头大,他把这些玩意记下来足足花了14天的时间。

磕磕绊绊的才迈入了下一阶段,他的灵魂和其他人不同,与身体完全结合,好处就是灵魂不易受创,即便是面对恶灵骑士的忏悔之眼,也不会被灼烧灵魂,而坏处就是脑袋被砍下来必死无疑,不像是普通人只要灵魂完好,就还有救一样。

就像是世界上的大部分事情一样,好处坏处各占一半。

而相比赛伯的艰难处境,斯特兰奇也好不到哪里去,能成为世界上最出色的外科医生,斯特兰奇的学习能力绝对不弱,实际上,他记下灵魂符文只花了3天的时间,这个速度让古一都为之震惊,但之后的11天,他却不得寸进。

就像是被人一棍子敲在脑袋上,直接敲傻了一样,斯特兰奇也很沮丧,他每天几乎是发疯的学习,但却没有什么进展,这种压力让外科医生很难受,也很痛苦。

第15天的入夜,赛伯无所事事的靠在自己的床头上,手里点着一根香烟,看着窗外的皎洁的月亮,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卡玛泰姬的法师塔据说是1200年前建立的,自然不用指望它住着能有多舒服,一水的古色古香的家具,连床铺都散发着一股时光的味道,不过这鬼地方也挺与时俱进的,有无线络,还有专门的电脑室,电灯什么也有。

这地方是不允许吸烟的,但是在赛伯一连揍了4个来制止他的法师学徒之后,就没有人在管他了,古一是个深居简出的人,她根本不理会这些小打小闹,负责法师塔日常管理的莫度法师知道赛伯多难缠,他干脆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反正只是吸烟而已,问题不大。

斯特兰奇那书呆子现在应该还在冥想室里用功,他就是赛伯的舍友,这家伙性格还算可以,大概是也经历过了一起一落的挫折,心性成长了不少,也没给赛伯惹什么麻烦,他索性从枕头底下取出,开始和远在哥谭的亲人朋友们发短信玩。

但是就在赛琳娜发来了三张很诱惑的照片的那一刻,赛伯的鼻子突然一动,他猛地放下,快步走到墙角,打开了木盒子,从其中抽出合金刀,就闪身走出了房间之外。

他嗅到了一股血腥味。

浓烈的血腥味…这在卡玛泰姬的法师塔里,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果不是那些脑子进水的法师学徒们打算活杀一头猪来烧烤的话,那么就肯定是出事了。

另一边,卡玛泰姬的图书馆里,王捂着胸口艰难的在数以十万级的书籍中仓皇的后退,在他手掌下方的位置,是一个狰狞的伤口,那是被无形利刃刺穿的伤势,看上去像是从背后被袭击的。

疯狂扩散的黑暗迷雾当中,恐怖的吼叫声就像是在王紧贴着身后响起,还有人濒死时的哭嚎,搭配越发冰冷阴森的空气,就像是一个混乱的地狱一样,鲜血和腐臭的味道洋洋洒洒的到处都是,背后那粘稠的呼吸声中,还有液体滚动,恶心到了极致。

王这个满脸横肉,做事严肃,但与人为善的家伙此时面色已经苍白到了极点,他能感觉到,一股黑暗的力量正在从伤口里涌出来,就像是鲜活的吸血虫一样,在疯狂汲取他的生命力。

“砰”

他的双腿跪倒在地面上,他的嘴唇已经发青,他艰难的向前挪动身体,一道血痕在地面上蔓延,他全身的法力都被用于阻止那黑暗力量的继续侵入,在他眼前十几米的位置上,是一根精心保养的兽头长棍,那是卡玛泰姬特有的法器,据说有古老的力量盘踞在其中,可以抵御一切阴毒的诅咒。

但就在他即将接触到那长棍的时候,从背后蔓延的黑暗里,一只脚伸了出来,狠狠的踹在了王的腰上,将他圆滚滚的身体踹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在了藏书室的门槛上。

“噗”

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王绝望的回头,看到的是7个从阴沉黑暗中走出的身影。

“卡西利亚斯法师!”

王艰难的捂着胸口,他抹了抹嘴角的血渍,“为什么?”

“为什么?恩?你疯了吗?”

那个站在最前方的身影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你不知道为什么吗?王…我可怜的师弟,你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他从黑暗中走到王的身边,伸手摘下自己的兜帽,露出了其中那典型的欧洲人的面孔,灰白色的头发,阴霾的双眼,鹰钩鼻,眼影下有一抹无法拭去的阴影,在藏书室忽闪的光芒中,简直就像是最老派的反派一样。

他伸手在王的脸上**着,语气温和而沙哑,就像是曾经他们这些古一的弟子在讨论魔法的精妙一样,

“你看,你已经170岁了…我也已经223岁了,时间和生命,就那么流逝在了我们过去那些毫无意义的讨论里,我们的导师,伟大的至尊法师古一曾告诉过我们,死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是一件荣耀的事情,我本来也是这么认为的,我以为我可以坦然的面对即将到来的死亡…”

他那已经有了很多皱纹的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温和的笑容,但下一刻就转为疯狂的狰狞,他的手指死死扣入王的伤口当中,让这藏书守护者发出了痛苦的哀嚎,

“可是我突然发现…在迎接死亡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没办法那么平静的看着我,我的一切,我的所有付出和我的追求就那么消失,就那么伴随着死亡而彻底消散,我做不到…王,我的师弟,你知道的,我是个懦夫,所以我要逃避死亡。”

卡西利亚斯法师站起身,带着鲜血的手指在空中一甩,他身后的一名女性追随者恭敬的将一本厚重的书籍放在了他的手里,老法师将它拿起来看了看,呵呵一笑,朝着已经快要失去呼吸的王摇了摇手里的书,那书的表面是一个混沌的琥珀徽记。

卡西利亚斯法师的声音越发愉悦,就像是即将得到美味糖果的小孩子一样,

“看啊,卡里奥斯特罗之书,研究时间的域外学识,据说其中隐藏着永生的奥秘,哦,别这样看着我,我知道永生只是一种虚妄,即便是强如古一尊者,也会流逝于时光当中,但我也知道…我们的学识,我们脑海里的东西…”

他指了指自己的额头,

“它是无价的,它可以用来换取很多东西…只要价值够高,总能找到合适的买主,幸运的是,我找到了…”

他转过身,身后的黑暗骤然消失,露出其中的是十几具残缺不全的尸体,就像是被某种野兽啃食了一般,他带着自己的追随者走向藏室室的另一侧,他头也不回的摇了摇手,

“再见了,王,我亲爱的师弟,我将得到我所期待的,而你也将为无尽的“真理”献身…这对我们来说都是一种荣幸,这简直是最美好的结局。”

“古一…古一会惩罚你!”

王艰难的喊到,卡西利亚斯面对这实质性的威胁选择了哈哈大笑,“那也要等她从九大王国回来再说…你真的以为,她还能继续封锁这个世界吗?哈哈哈哈,你们太天真了,我们伟大的导师…已经虚弱了。”

“嘿,胖子,看在你中午给我多加了一个鸡腿的份上,也许我应该帮帮你,对吧?”

一个声音突兀的传入这藏书室里,快要走到那一层涌动着黑暗光芒的水流光幕前方的卡西利亚斯法师猛地停下了脚步,王也抬头看向身后,在那里,带着银白色面甲,背后背着战刀的赛伯靠在门边,一手插在腰间,瞪着眼睛扫视着藏书室里的一切。

“啧啧啧,看看,看看…你们都做了什么,这些孩子是古板了一点,讨厌了一点,但也不用这么凄惨的对待他们吧,嗨,伙计们,你们看上去就像是一帮狠角色,一群大坏蛋,说吧,你们是谁?”

赛伯被变声器压抑的低沉声音在这黑暗笼罩的地方响起,卡西利亚斯没有从赛伯身上感觉到一丁点的法力,他嗤笑一声,

“装神弄鬼!杀了他!”

他一声令下,他身边的6个穿着黑色兜帽,手持各种武器的追随者就朝着赛伯扑了过来,他们使用的是和莫度完全不同的战斗风格,狠辣,高效,致命,在扑过来的时候,前方4个人隐隐组成了一个连续三段的进攻模式,无形的利刃被他们用咒语召唤出来,那是比普通钢铁更坚硬,更锋利的玩意。

最后两个人挥起双手,赤红色的光芒锁链从他们手中飞出,轻而易举的缠在了赛伯的四肢上,他们甩动锁链,试图将赛伯固定在原地,给那4个进近战法师制造一击必杀的机会。

这绝对是训练有素的突袭者,也难怪资深法师王,会在这种进攻下受伤。

但对于赛伯来说,这样的进攻,未免就有些,太小儿科了。

“砰,砰”

身体里的热流在这一刻被唤醒,然后是两声清脆的响声,束缚四肢的锁链在顷刻间被崩断,赤红色的光点还四散在空中,赛伯的身体就以超出人类极限的速度消失在原地,地面上的石块蹦碎,一道黑影闪入了藏诗室里。

最前方的两个法师下意识的将手里的无形的利刃刺了出去,四道看不到的刀锋刺穿了赛伯的身体,在瞬间就将骨骼和肌肉全部刺穿,温热的鲜血四溅,但却没能阻止赛伯的突进。

“砰”

他们就像是被最高速的攻城锤正面撞击了一样,软踏踏的身体从原地倒飞了出去,赛伯全力打出的两拳让他们的胸骨破碎,从那变形的胸口来看,他们活下来的希望显然不那么乐观。

当力量大到一个极致之后,破坏力的疯狂叠加是魔法也阻止不了的,而熟悉赛伯的人都知道,一旦杀戮开启,在杀光之前,他是不会轻易停手的,就像是疯狂捕食的大猫,狩猎在很多时候都不是为了进食。

撞飞两个袭击者的那一刻,赛伯的身体强行停在原地,他面具之下的双眼闪过一道红芒,左手抓住了背后的刀柄,借助积蓄的庞大动能,以一个180°的疯狂斩击从斜上方砍下,锋利的银芒扫过昏暗的藏书室,在那刀锋闪耀之间,一抹赤红色的火焰之影一闪而逝,还挡在他眼前的两个法师追随者抵在身前的无形利刃发出了玻璃破碎一样的响动。

面对加持了魔法火焰的,现世最锋利的武器,他们的魔法保护不了他们,他们的武器连同他们的身体一起,被斜斜的切成了四块,砸在了已经满是死亡的地面上。

刹那间,刺鼻的鲜血,冰冷的死亡,狂笑的恐惧死神以一种狂涌的姿态占据了藏书室的地面,赛伯活动着肩膀站在原地,手里还沾着鲜血的利刃在空中甩了甩,那缠绕在刀刃表面上的地狱之火缓慢的舔舐着刀刃本体,让空中的温度越来越高。

赛伯已经完全变成了暗红色的眼眸看向前方,那里还有脸色凝重下来的卡西利亚斯法师和他仅剩下的两个面色惊恐的追随者,在赛伯身后,第一次看到他全力出手的王也在回光返照之际瞪大了眼睛。

他大概这一辈子都还没见过这样恐怖的杀戮,即便是面对神秘的法师,依然还是…砍瓜切菜,摧枯拉朽,赛伯的嘴角泛起了一丝嗜血的狰狞,他双腿再次用力,整个人又一次朝着前方突进,伴随地面崩碎声响起的,还有他冰冷的声音,

“坦白说吧,我最近心情很糟糕,待在这里简直就像是待在笼子里一样,让我真的是很想砍些东西来发泄一下,所以,让我们长话短说吧,下一个,谁来送死?”

当涂县人民医院
松滋市人民医院
重庆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锦州牛皮癣医院哪好
湖北白癜风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