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神帝逆 第十七章-雪未落

2020-01-16 22:22: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帝逆 第十七章:雪未落

本应昏暗的室内,此刻却被烛火映照的犹如白昼。跃动的火苗下,映射出一个个稳坐于椅,却显得焦躁、暴怒的身影。

“啪!”记载着连云七家死伤情况的密文被重重摔在桌上,随之而来的,则是一位中年大汉的怒喝:“仅一日,仅一位重伤的人,便差diǎn毁了我们七家的精英!我天家派出所有执法者,竟被反截杀数十人!这像什么话!”

言罢,口干舌燥的他拿起手中茶盏,却发现早已空干饮尽,遂怒而掷之于地。

伴随着茶盏的破碎,随之而来的是死一般的寂静,

良久,在林家可谓一言九鼎的林叶,抬眼瞥了眼这位在整个瀚海城内以性格刚烈著称的天家家主,缓缓开口道:“执法者为我们七家共同选派出来的精英,我们也不愿损失。”

“不过……”林叶似不经意间,再度抬眼看了看周遭人的脸色变化,继续説道:“我弟不才,与那凶手交手过一次。”

“如何?”冥暗微微蹙眉,“有何发现?”

“对手精于蛰伏刺杀,不留蛛丝马迹。但我弟怒喝吓走对方之时,对方遁走的方法却值得深思。”

“林叶,你有话直説!”暴躁的天霸羽丝毫不顾及自身天家家主的身份,出言催促。

“那遁法,赫然是鬼族!”

“哗!”冥暗当场便站立起来,脸色惊疑不定,且惊且怒:“不可能!”

大力之下,一掌拍在紫膻桌上。无声无息间,一把价值千金的古物便成为了齑粉。

众人皆知,冥家与鬼族早已结下了血海深仇,或许,可以説,鬼族与冥家关系最为密切。但此次瀚海之劫,冥家损失最轻,值得在场众人玩味深思。

冥暗当场脸色晦暗不明,似在犹豫。

龙镇天心中却在暗暗计较:此次龙家损失亦是不xiǎo,或许……能从此次会议中有所得利?

当即,龙镇天看着冥暗犹豫的脸色,心中一动,似有意似无意説道:“冥家所习武技皆为鬼族武技,只是是否习得鬼族遁法,就只有天知地知你冥暗自己知了。”

“呯!”冥暗一怒摔杯,一步上前,喝到:“龙!镇!天!你什么意思?!你怀疑是我派人袭杀?我冥家为人族洒热血、抛头颅,数百年忠良,岂会做此袭杀同胞的勾当!”

龙镇天面无表情,冷声回答道:“哦?我次子龙明死于鬼族武技袭杀,难不成是我干的?!”

一声“哦”,道尽了心中的猜忌与冷漠。

龙明死于鬼族武技,这一diǎn,人尽皆知。

顿时,整个暗室内充斥着冥家独有的阴冷杀气,锋芒杀机,冷入骨髓,震的众人心中一颤。

龙镇天右手端起茶盏,不动声色,左手却爆起一团黄芒,毫不示弱。

眼下情形一触即发,作为连云七家之首的连山易皱了一下眉头,出言喝到:“够了!你们两个难不成不顾大局,想先内斗不成!都给我住手!”

説话间,连山易掌间拂过一阵清风,将二人锋芒气机打断开来。

一时之间,气氛冰霜如雪。

倒是林叶此时出来打了个圆场,説了句良心之言:“冥老弟,莫怪我等心中存疑,只是我们前几日,听闻有重伤之人入了你们冥家,如今你冥家损失最轻。袭杀之事过于重大,一丝风吹草动也极为重要,故此我等才觉得蹊跷。莫怪,莫怪。”

冥暗顿时气息一滞,脸色数变,见众人眼中尽是疑虑之色,一时犹豫不定。

数息之后,他颓然坐下,长叹一声,将前几日之事详尽道出。

那一日,有身披灰袍,虚弱重伤之人,diǎn名要见我冥暗,説有要事商量,事关前线大事。我自然不敢怠慢,即刻安排与之会面于密室。

岂料,当我踏入密室一步,我体内战气自然而然的对之产生亲切之感。众人皆知,我冥家战技脱胎于鬼族,

当下,我便凝神警戒起来,佯装不知,伺机出手将其制服。

岂料,那人着实了得,与我相见,便是想借机杀我,再伪装成我。

当下,仅一个照面,他便强行压下了我体内沸腾的战气,不待我有其他动作,便祭出毒针。若非我儿冥幽正好踏入密室,出言大吼,误打误撞之下破了此人谋划,惊走了此人,恐怕此时,站在此地的,便是那袭杀之人了!

一时间,众人冰寒彻骨,入坠冰窖,心神震荡。

忽而,在密室另一侧,数重黑纱之后,传来一声沙哑之声:“冥暗,你与此人交过手,依你之见,此人全盛当如何?”

冥暗脸色一肃,半晌,轻轻説道:“全盛之时,纵七家祖辈联合,恐难伤其人!”

轰!

一刹那,密室之内一片死寂,但在众人耳中,却如钟鼓雷鸣。

良久,那身居黑纱之后,隐于众人之间的拍卖场场主,手指轻轻敲击椅侧,轻言出声打破了众人的惶恐不安:“既如此,我们便在此人恢复之前将其杀死,以绝后患!”

“如何杀?”

“他要杀精英,我便把精英聚齐,以精英做饵,供他袭杀!”

“下令,七家考校之日,提前两月!”

“同时,尽快将执法者的缺少人数补齐!”

“是!”

——

密会之后,冥暗面无表情,轻轻退出了密室,只留给众人一个阴沉愤懑的身影。

林叶走近,出言抚慰了几句,待冥暗脸色稍霁,才放心缓缓离去。

一向以冷漠无情著称的龙镇天,只是冷冷一瞥,终是没有説出一句歉意的话,独自远去。

这一议,众人心思晦暗莫名,不知何往。

只是,没人看到,冥暗离去时嘴角那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

他望了眼天色,阴沉不安,恍若大雪将落。

可终是雪未落。

七家之内,却皆是一片雪白,漫天缟素,煌煌仿似天已雪。

落雪之间,悲苦万家一瞬间。

待至僻静无人处,冥暗抬眼冷冷看了眼全城。

待天地满雪,且听我,放声笑!

——

密室之内,黑纱轻轻卷起,不时传来几声痛苦的咳嗽声。

片刻后,悠悠传来一声轻叹,带着几分疑惑:“莫非,真不是冥家??”

旋即,他望着眼前一盘散乱的棋,微微蹙眉:“以一城之地为盘,以七家执白落子,终究是有些冒险啊。相较于师傅,终究是缺少了那草灰蛇线伏脉千里的本事。”

不过……本应白色的棋子,到底是谁,化白为黑了呢?

然后他抬眼看了看屋外阴沉的天色。

若真有大事起,今年的大雪,怕是盖不住血色了。

静待雪落。

微风再起,人去,屋空,寂静再无声响。

——

林家,金龙舞房内,猛地传来一声脆响,随后有人猝然倒地。

良久,传来一声虚弱的喃喃低语:“还是不行……”

本人在此强势推荐好友天青秀士的新书《猎魇纪》,其情节动人,打斗场面更是精彩!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心脑血管科口碑
上海六一医院地址在哪
蚌埠市牛皮癣医院
广州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厦门白癜风治疗价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