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神葬八荒第138章意外的来客

2020-01-19 18:12: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葬八荒 第138章:意外的来客

就这样又过了几日,赤发现他体内的伤势似乎好上了许多,不仅如此,他还发现在不断炼化剑气的过程中,身体强度竟达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

而随着身体强度的加强,他炼化那些剑气也变得愈加轻松了起來,原本他是需要竭尽全力來炼化的,但现在却只需要偶尔分一下心來炼化一下就行,前后对比简直天差地别,

除了这件可喜的事之外,赤还有一件事一直埋在心里,他想要看看,前几日來的那名少女究竟是谁,他实在是想不到,在这虚元宗,还有人会來看望他,

赤耷拉着头,瞥了一眼缠绕在自己脖子,腰部,四肢的巨大锁链,无奈的叹息了口气,轻喃道:“这恐怖的锁链,想要挣脱,成功的几率真的可以说沒有啊,”

就在赤低头轻喃的时候,一道脚步声轻轻地传了过來,赤脸色一怔,双眼不由自主地移了过去,一看之下,他的目光便猛然一凝,赤猜测了很多人会來,但怎么也沒想到,他竟然会來,

马小玲,

沒错,來的人竟然是马小玲,赤的仇人马毅之女,她怎么会來,是过來嘲笑,奚落他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见到马小玲越走越近,赤连忙闭上了眼睛,他想要看看,马小玲到这里來究竟是想干嘛,

离得近了,赤可以嗅到來自马小玲身上的一股清香,不过这时候的他,显然沒心思去管这些,他现在最想弄明白的,是马小玲为什么会到这來,以及她想要干什么,

马小玲走到赤的面前,见赤还是紧紧地闭着双眼,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旋即伸出手摸了摸赤的脸颊,低吟道:“大胡子,我现在总算是知道,你进虚元宗的目的是什么了,本來我应该恨你的,毕竟你是我爹爹的眼中钉,肉中刺,可是不知为什么,我就是恨不起來,”

“或许我还是心太软了吧,我一直都想你,做回那个口花花的大胡子,那样令我感到很亲切,现在你被锁在这,我的心口,,很疼,”马小玲自语道,看她脸上的表情,无疑是心绪纷飞,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想帮你出去,但很可惜,就算是我,也做不到,”马小玲轻轻地摇了摇头,倏地转过了身,刚想要就此离开,一道声音却叫住了她,

“马小玲,谢谢,”

当这道声音响起的那刻,马小玲娇躯猛然一震,随后带着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又转过了身,看到赤睁着眼睛和她说话,他竟然眼圈一红,差点哭出声來,

“你沒死,你竟然沒死,太好了,不,你为什么沒死,你怎么可以沒死,你怎么还不去死,”马小玲语无伦次的说道,听的赤一愣一愣的,这算怎么回事,一会儿说太好了,一会儿又好像巴不得自己死去一样,这究竟什么人啊,

“呵呵,我沒死,你是不是很失望,”赤扯了扯嘴角,脸上勉强露出一丝笑容,

“不,不是的,”马小玲慌忙摇头,好像生怕赤误会,但过后却又点了点头,此刻,在赤的眼里,马小玲的表现简直奇怪极了,一会儿这样,另一会儿又这样,

其实,赤不知道的是,马小玲内心已经陷入了无限的纠结中,他的父亲,是赤的大仇人,而她,似乎不可救药的喜欢上了赤,虽然那时候的赤,是伪装成了大胡子,但这也丝毫不影响她的爱慕,有时候,爱似乎就是这么不可理喻,

“本來,我是应该恨你的,可我恨不起來,反而觉得,你做的并沒有什么不对,是我的爹爹,他做错了,”马小玲的声音越來越小,小道几乎连她自己都听不出來,

“那你现在來是因为,,”赤皱了皱眉,轻声道,

“沒什么事,我就是想來看看你,”

“呃……”赤一时无语,竟接不上马小玲的话,从刚刚开始,马小玲就是这样的表现,就算是傻子也看出來了,马小玲似乎对自己有点意思,但自己能答应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赤可不是见一个爱一个的人,就连一直喊自己相公的晨莘,他也只是把她当做伙伴,在他的心里,从始至终就只有莫媛一人,

“如果你沒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你好好保重,”马小玲轻声道,

“等等,,”就在马小玲转身想要离开的时候,赤却再一次叫住了他,这时的赤,脸上带有一丝不自然,讪讪地说道:“马小玲,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嗯,你说吧,帮什么,”

“能不能告诉我,最近外面都发生了什么事,”赤问完,心中沒來由的升起了一丝担忧,

照常理來说,鬼谷将自己关在狱门洞内,不可能一次都不來,凭鬼谷对自己的愤恨程度,应该是恨不得将自己折磨致死才对,可事实上,鬼谷也就在他刚被镇压的第二天來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沒來过,

要说鬼谷忘了,那也太说不过去了,毕竟,一代强者的记性,可不会那么弱,所以,他就猜测,一定是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才导致鬼谷无法脱身,令他沒闲暇顾及这里,

“外面吗,”马小玲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思考着什么,良久之后,方才悠悠地说道:“在你被关押的日子,外面发生的最大事件,就是你的那群伙伴,大闹虚元宗的事情了,”

“什么,我的伙伴们來了,”

赤大吃一惊,身子猛然前倾,但因为锁链的存在,却直接牵动了伤势,令他忍不住吐了一口血,见到赤吐血,马小玲慌张地跑了过來,急声道:“你先别激动,他们都沒事,”

“求求你,把这件事详细点说,”

“恩,在你被关押后的第一个月后,你的老师便带领着一干人來到虚元宗大门前大骂,其中你的师祖独孤败空,竟然直接攻击护宗大阵,令虚元宗地动山摇,整整震动了三天三夜,”

“不过护宗大阵的强悍,却是令你的师祖无功而返,”说到这里,马小玲微微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斟酌着语句,

“不过他们虽然沒有取得成功,但却很好的骚扰了鬼谷宗主,令他沒时间來虐待你,总之,还是有点效果的,”

“另外,这段时间,鬼谷宗主闲下來后,却是被虚元大会的事宜忙的焦头烂额,所以我才有机会进來看你,”马小玲一口气说完,赤听后骤然沉默了下來,只觉得眼眶微微湿润,为了他一个人,竟然劳烦师祖亲自动手,这真是……

“嘶,”

赤猛吸了一口气,眼中的目光骤然变得坚定了许多,就冲他们的所作所为,自己也要好好的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有实现价值的机会,才能够报答老师,以及伙伴们的深厚情谊,

“谢谢,”

赤真心道谢,那双血色双瞳,再度涌上无边无尽的自信和坚定,当马小玲再一次看到这种目光,只感觉心弦被狠狠地拨动了一下,脸瞬间就红了起來,

“对了,你刚刚说的虚元大会,还有多久才开,”赤眉毛一挑,轻声问道,

“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一个月吗,那么,我想我应该加快速度了,”赤低声喃喃道,这句话一出,马小玲有些疑惑地歪了歪头,她不明白,要加快什么速度,不过聪明的她,选择了沉默,

“马小玲,这一个月的时间,我希望你看在往日同是虚元宗弟子的情况下,帮帮我观察外面的情况,”

“虚元大会时,护宗大阵将会彻底打开,而我的老师和伙伴们,到那时肯定会进入虚元宗,届时,一场大战将在所难免,我不求能与他们并肩作战,但希望,还能再见他们一次,”赤眼圈微微泛红,那等目光,令马小玲的心都微微颤抖,

“大胡子,你放心吧,这一个月,我帮你观察,若是有莫谷宗主的情报,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马小玲轻轻扯了一下嘴角,对着赤展颜一笑,望着眼前的少女,赤的心中沒來由的掀起一丝苦涩,他何德何能,竟能得到如此女孩的倾心相对,

“小玲,你是个好女孩,”

“啊,”

马小玲被赤这声小玲给吓了一跳,心脏骤然砰砰地跳了起來,心中突然胡思乱想了起來:“小玲,他叫得这么亲密,是不是,,哎呀,我在乱想什么啊,”

“你沒事吧,”赤见马小玲有些不对劲,当即问道,他并未察觉,正是因为他那一声小玲,才令她如此慌乱的,

“啊,我沒事,你好好保重吧,我,,我先走了,”马小玲快速地说完这句话,便朝外边跑去,马小玲一边跑着,一边摸了摸脸颊,只感觉脸比任何时候都要烫,

望着逐渐跑远的马小玲,赤的眉宇间却是涌现一抹挥之不去的忧愁,或许接下來的事情,将会变得很复杂,甚至可能整个虚元宗,都要重新被清洗一遍也说不定,不过最令他闹心的是,他现在被锁在这,根本什么也做不了,

“得想个办法,挣脱这可恶的锁链,我要逃出这鬼地方,”赤的眸子间涌现一丝坚定,他一直坚信,这个世界只有想不到的,沒有做不到的,秉承这个信念的他,脑袋飞速转动了起來,

汾阳市中医院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重庆哪家治白癜风医院好
南充知名癫痫病医院
海口比较好的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