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高庭判词使有钱离婚妇分文未得律师相信法庭

2019-10-13 01:10: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高庭判词使有钱离婚妇分文未得? 律师:相信法庭仍将根据案情裁决

随着社会和经济环境的改变,妇女教育水平普遍提升,有赚钱和经济能力的已婚妇女一旦婚变,是不是再也无法获得前夫的任何生活费?就连作为日后要求调整生活费的象征式一元生活费,也无法得到?针对高庭法官朱汉德前天发表有关生活费的判词,擅长办理离婚案的律师认为,这个判决不应该是普遍适用的规则,因为个别案件都有不同的事实和情况,法庭裁决前都会经过周详考虑。孙庆发律师认为,过去高庭审理离婚案时,也曾判那些具赚钱能力的妇女获一元象征性的生活费,而不是让她们分文未得。他说:“我不认为有能力的妇女无法得到生活费会是普遍的趋势。每起案件都有不同的事实,不能把这个判词解读成适用在所有高薪、资产多的妇女。”他表明依旧会代表女客户,包括有赚钱和经济能力的妇女,向法庭争取一元的生活费。“她们日后万一生病或丢失工作,随时可以提出调整生活费的申请。”另一律师高天华说,法庭发出生活费的庭令,目的是调整男女方财务不平等的情况。对那些有需要的妇女来说,比如家庭主妇、收入不高的职业妇女、受虐待或上了年纪的妇女,还是应该保留她们享有生活费的权利。他举例说,如果男方月入3000元,女方2000元,两人薪金差距不大。女方可能是收银员,现阶段不需获得男方的生活费,但至少必须保留她的权利,可以获得象征式的生活费。不过他指出,有时索讨生活费也会被滥用。“一般高薪的妇女都有储备金。如果经济独立,又有良好的事业,这些妇女为何要求生活费?一元生活费也是多余的;如果给她一元,其实是种耻辱。”他指出,法庭在考虑女方的生活费时,一般都很公平。如果女方比较有赚钱能力,法庭在发出生活费的庭令时,通常会比较保守。高天华律师说,如果有女客户要求保留索讨生活费的权利,他会向法庭申请象征性的生活费,同时会根据不同的情况,给予女客户相关的专业意见。一名在跨国公司当区域行销经理的女子,要讨一次过12万元的生活费,结果遭朱汉德法官驳回,分文未得。这名女子四年前报税时,已申报年薪约22万元,平均月入超过1万8000元,比担任高级监狱官的前夫的8000余元月入多一万元。除了赚钱能力远比前夫强,她的婚姻资产也比前夫多超过一倍。朱汉德法官指女方从没依赖、也没有需要依赖男方的任何生活费,所以裁定女方“无生活费”,并认为没必要发一元象征式生活费的庭令。他的裁决也是最终的,意味着日后女方如果没钱,也不可就生活费提出新的申请。判词发出重要信息阿莫勒(Amolat Singh)律师认为,朱汉德法官的这份判词,其实发出重要信息给所有女性,让她们明白要向前夫索讨生活费不是与生俱来的权利。他指出,在现代社会,人人都须要做出一些贡献。女性努力读书、勤奋工作,获得与男性同等的机会,她们结婚时在经济上已不需要再靠丈夫,离婚后,为何要受制于过时的生活费?一般上,婚姻资产分配已照顾到女方的需求。他认为,未来有经济能力的妇女不会获得前夫生活费,或许会成为一种趋势。他说,放眼四周,都可以看到一些收入不错的女性,既懂得理财,也擅长投资。“她们会找几个同事或朋友合资买房地产,投资伙伴已不限于丈夫。这是积极的发展趋势。这类女性一旦婚姻触礁,不会获得生活费的机会是很高的。虽然拿不到生活费,但不代表她们会因此而放慢她们工作、投资和生活的步伐。”高天华律师持不同看法。他说,家事法庭不会因为高庭一份判词,跟着作出类似的裁决,因为还是得根据个别案件的事实来裁定。“法庭只跟事实裁定,不跟趋势的。”

美业小程序
小程序开发怎么做
微商城分销系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