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以神为饵 第54章 我就要那一坛

2020-01-16 13:56: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以神为饵 第54章 我就要那一坛

出拂尘道,入大靖内陆族地,西北向,过峡北湾,通凌云渠,越大靖皇城便至河图阁……

经过数日航程,吴尘结束水路与艄公辞别,按照艄公所说路线,去邻近的集市雇马车继续前进。

依照吴尘的意思,艄公择了最接近南幽应天府的水路靠岸。

告别故岛入边境军营,又离奇进入阿法族控制的拂尘道,吴尘这才第一次真正进入大靖国内陆地盘。

对他来讲,这里又是新奇。

大靖内陆富庶安康,除去与异族军接近的边境,大靖臣民也算赶上了美好时代。虽有战乱不断,却不能祸及他们内陆的生活。

内无食忧,便可和睦共处。

外有隐患,才能激发斗志。

这便是最好的状态。

这是一个真正崇尚修真的地盘,修真者层出不穷,天下年轻一辈负势竞上,挑战自己,互相轩邈。

而九野遮天九位圣人,皆为无相境甚至抱一境修真高手,他们是抵御外敌戍卫国境的强有力保障。

吴尘一路欣赏着大靖南幽的景色人文,虽然是荒僻的边境地带,但在透着古朴淳风的街边房屋映衬中,这长街也显得人烟熙攘。

每家每户几乎都供奉着神像,有的奉有神龛,有的雕刻于墙壁,还有的将神画像张贴于双门。

这神像皆为相同,登履披锦身覆五彩,但头发尽白,眉毛也为白色绵长飘逸散入发丝,神情郑重颇为威慑。

想来大靖国十分敬畏神明,吴尘思索。

这长街自岸边延展开来,街边各色摊贩鳞次栉比,开埠接船、陈市列货、推车挑担好不热闹。

吴尘自街边一个摊位上停了停,拣起一精致的小铜镜来看。

摆摊的妇人眉目堆笑问道:“公子想送心上人?这铜镜手柄最美,公子眼光真好啊!”

吴尘与她笑了笑,将铜镜翻转端详一番,礼貌搁下又去前方逛荡。

前方有个偌大客栈,彩旗高悬来福客栈。

客栈前堂多有来往之人吃食谈天。客栈再向前,有一竹木搭建的茶馆,馆中更有说书人说书卖艺,引得听书人不时拍掌叫好。

来福客栈外一个满脸机灵的年轻伙计,见吴尘朝这里打量,忙迎出来招徕:“公子可住店?小店是这方圆百里最干净划算的客栈……”

吴尘打断他的话头微微一笑,向客栈里迈步走去:“给我上两个小菜,一碗面。”

“好嘞!”伙计满面堆笑,向里面叫起来:“一位雅客!”

吴尘选了客栈大堂最里,且背墙而坐,可将大堂中一众吃食的食客看的一清二楚。

堂中食客形形色色来来往往,边吃边语的声音,不时交杂着跑堂的吆喝和伙计报账之声。

“客官,两小菜!面稍等!”

很快,店中伙计就给吴尘上了菜,吴尘与伙计颔首示意,低声问道:“小二,这附近可有铸剑铺?”

“有,”小二打量了吴尘一眼而后道:“不过离这最近的铸剑铺也得五十里之外。”

“怎么走?”吴尘抬了一眼看向客栈门边,问道。

“向东走,路有点复杂,您地不熟最好雇辆马车。您报上铁匠王铸剑铺的名,这里的车夫都懂。”

小二说完憨笑而走,吴尘撂下眼皮。

客栈门边这时走进一行五个大汉,门边的伙计上前去迎,被走在最前的一个抬手一摆,他浑身戾气,伙计便没上前。

“一坛酒,几碟肉,麻利点!”大汉嚷道,伙计忙应声领座,不愿惹事。

吴尘夹了两口凉菜,颇感爽口间只觉前方有人挡了些光亮,吴尘抬头,一大汉站在他桌子对面道:“小兄弟这里没人吧?”

吴尘瞧了瞧他,正是那一行五人中的一个,一桌四人他明显做不下。

放眼看去,这四周除了吴尘是一人独坐,只有一位坐在最里的姑娘是独身,这大汉来与他拼桌也是正常,吴尘对他点了点头,大汉便二话不说拉开凳子坐在了对面。

这时有店中伙计上前给大汉上酒端菜,一迭声地给这大汉赔不是,店里太小,让您与兄弟分开吃食……

大汉爽朗一笑将那小二挥走,瞧了对面吴尘空着的茶碗一眼道:“小兄弟一人上路?”

吴尘的面已经煮好端来,他嗦着面颔首。那大汉一脸憨笑,端起酒壶来便给吴尘茶碗中倒酒。

吴尘抬手有意回绝,然那大汉颇有豪意,非要感谢一下他这个同座的小兄弟。两人一顿托搡间,吴尘不小心将茶碗碰翻,洒湿了那大汉的衣袖。

“真是不好意思。”吴尘忙道歉。

“小二,再取个酒碗!”大汉对吴尘一摆手,示意这都不是事儿。

他嚷着,将湿了的袖口一卷,露出一段粗壮手臂。

新酒碗取来,大汉硬是要与吴尘喝一碗,吴尘盛情难却只能让他将酒碗倒满。

倒酒时,吴尘着意看着大汉的手腕,心中颇有思索,脸上不动声色。

“来!小兄弟,今日也算你我有缘啊!”大汉将酒碗端起来,有与吴尘一饮而尽的意思。

这人来的突兀,倒酒突兀,连逼酒也这般突兀。

吴尘心下疑虑,正急思如何推脱,忽听堂中“啪”地一声脆响,将众人目光都聚焦到声音源头处。

那声音源头,正是距离吴尘两桌最靠里的位置,那个独坐的姑娘。

她一身青色长裙,头上戴了面纱斗笠,看不清面容,颇显神秘。

吴尘在看到她时,便觉得这女子身段佼佼,气质出尘,虽然默不作声刻意坐在最里的位置,仍引得不少周围人朝她那里侧目。

方才那声脆响,便是面带罩纱的女子,将随身短剑重重拍在桌上,惊起众人围观。

“那坛酒是我的!”一脆声响起。

面对堂中众人围观,那蒙面女子抬起手来,直指一个伙计手中端着的酒坛。

这女子声音霸道,却如击磬一般清脆耐听,剥葱般的手指秀美非常,让这闹事也多了几分婉约姿色。

端着酒坛的小二正走在方才一行五人大汉桌旁,刚想将酒坛呈上,就听不远处有人闹事,他端着酒坛的手颤巍巍缩了回去,有些踟蹰。

店家老板闻声已从柜台边赶来,一面疾走一面劝道:“姑娘莫急,您的酒马上就好。”

“什么马上!那坛酒就是我的!”蒙面女子端坐不动,霸道出声。这凌厉的声音和气势,与她的窈窕身姿颇有出入。

店家老板已经走到小二身边,投去询问的眼神,小二在老板耳边低声说:“这位姑娘根本没点酒啊。”

老板会意,看了看桌上的利剑也只能劝着:“好说,好说,伙计!再上一坛酒!”他吆喝后再劝慰说:“姑娘,您的酒马上就来。”

“啪!”

这次是那青衣女子将手中茶盏重重摔下,对店家老板呛声:“你听不懂吗?我就要那一坛!”

上虞市中医院
韶关市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常州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济宁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乌鲁木齐治疗宫颈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