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霜寒之翼 458 传教

2019-09-13 20:06: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霜寒之翼 458 传教

“这样,您就可以得到第二次生命了。”疯嚣翘着两条腿,看着正在不可思议看着自己双手的小孩,表情笑吟吟地,难得地没什么明显的恶意。

“我……我真的活过来了。”小孩瞪大了眼睛,呼吸粗重如同炽烈的火焰,他看着镜子,不断端详着自己的容貌,渐渐发出了又悲又喜的声音:“这,这简直是奇迹。疯嚣先生,我竟然能够起死回生。我……我错怪了你,这不是恶魔的技术,而是真正的重生,太伟大了!太神奇了!太不可思议了!”

“哦~抱歉,因为旧身体的脑血管老化和神经迟钝,你转移思维的过程中损失了百分之十三的记忆,算起来也算是个脑震荡级别。”疯嚣笑眯眯地晃着高脚杯:“这样的损失率肯定会对你的人格造成影响,你不要以后怨恨我就好。”

“怎么会呢?”小孩仍然很兴奋:“有什么比重活一次更重要?如果没有你的技术,现在我应该躺在棺材里面。”

“那么,你也不在意你的权力和人际关系从头再来了?”白河笑了起来。

“这……你是什么意思?”小孩先是不以为然,然后脸色就是一变,看着自己的脸孔,面色越来越难看。

“哦,~虽然我很厌恶将生物体和思维绑定在一起的陈旧思想,但是不得不说,你的人际关系还是由你过去的身躯联系得来,改头换面之后,你过去的人脉未必会信任你。当然,也许你能够通过某种手段能够调用一部分资本,但是一旦你没处理好新旧身体之间的关系,你的权力和人脉还能留下多少呢?”

“这……”小男孩面色阴晴不定,忽然哈哈大笑:“这也没有关系,疯嚣大人,能够重活一次,本身就已经赚得很多了,两百年的寿命,只需要花三分之一的时间就能够收回一切,这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看得开就好。”白河嘿嘿一声。

“何况若是您肯让我的团体都进行这项技术,我们的权力很容易得到保留,疯嚣大人所谋划的东西,我们也能提供助力。”小男孩低头道。

“不仅你的团体,我要你这颗星球上所有人都能享用这项技术。”白河道。

“这有点不可思议。”

“即使不可思议也要这么干,至少要让星球上所有的人都知道有这门技术,甚至全人类都能够知道才好。”

“这……”小男孩汗颜起来:“大人,这……不太好吧。”

这么做的结果在短时间内必然引起惊人的混乱,而且对他们这些先长生的人也十分不利。

星球大战的文明意识还没有达到消泯种群的地步,肉体形态的排他性依旧十分严重,几代西斯创建的帝国都有着浓厚的人类fasces味道,这种情况下白河的这套技术制造出的智能和重生者,百分百会被视为异类。

作为一个心黑透了的的老油子政客,小男孩知道,这门技术再到手之后,确实应该扩散一下,这不是大公无私,而是这种返老还童的技术一旦吃了独食,立刻就会遭到社会群体的排斥,为安全起见,也应该纠集一群共享者,组成一个足够强大的利益集团,与站在相对立场的平凡大众进行利益博弈。

如此的做法在老政客看来安全可控,很容易营造成双层社会的局面,这样老小孩就能够凑成一个集团,用神仙的方式,遥控凡人社会为自己牟利。

这个套路不是纸上谈兵,根据老政客多年幕后金主生涯经验,糊弄下层人民十分容易,因为信息不对称这个把戏简直是百用百灵,即使有了互联上一批消息传递快速的煽动者,信息链上层也很容易混淆视听,信息链下层也只能如同傻子一样被耍的团团转。

只是老小孩没想到这个疯嚣竟然如此地疯狂——让所有人都得到这门技术,这简直是疯了,不说能不能实现,首先就会引起社会的巨大动乱,从造福社会上层变成了掀桌子,老小孩除非脑子抽了,否则怎么会支持这样的做法?

可是看到了疯嚣的表情,老小孩突然领悟了——这家伙哪儿会管权贵怎么想?他就是要这么干!

他咬着嘴唇,一时的进退维谷之后,看着疯嚣身后的一众黑衣人,蓦然领悟,求生欲大起:“我听从您的一切指示,伟大的疯嚣大人。”

“哈,这就好,我刚才还想着你这么不上道,怎么才能够让你配合。”白河嬉皮笑脸:“不过你的思路倒是可取的,这项技术的扩散,的确要两头并进,你们这些掌权者、经济结构中下层的群众,中上层的社会精英,都需要不同的方式进行普及。但是为这个宇宙带来命运自由的福音是必然的结果,你们可不要懈怠。”

老小孩深吸一口气,带着心里深深的不安与忐忑,这颗在银河系中心的人类殖民地上有几千万人口,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他简直无法想象,这门技术如果大肆传播开来,会是一副什么景象。

对于三个阶层,白河的技术扩散策略是亲手传给顶层,然后由从上到下扩散,同时对于底层,则是开放了权限技术后任其野蛮生长。

就白河所观察,这个星战世界虽然充满了各种不协调,但是技术扩散得厉害。

贫民奴隶都有安装机器人的能力和本事,虽然阿纳金这样有天赋的‘贫民奴隶’是少数,但是他这样的阶层能够在一颗鸟不拉屎的小星球上接触到这样的知识,就已经能够反映出这个世界技术扩散的程度。

家务机器人,飞行赛车……

而且在这种殖民地之上,有着极高生产力保障,真正的穷人反而是少数。

白河很希望见到自己的技术在这些家伙手里被魔改的模样。

……

杰克悄悄地开着穿梭机开进社区深处,在阴暗的宅邸门口停下了车子,他抚摸着自己的脑袋,经历了一场隐秘的手术,一颗神奇的芯片已经植入了大脑深处的记忆储存区域。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会听从那个博士的意见,在脑海中装置这种东西,或许只是寻求刺激吧,不过这枚芯片,的确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变化,首先是他不用睡觉了。

尽管睡着的时候意识朦胧地仿佛蒙了一层雾,但是确实还清醒,能够清楚地思考问题。

而且,他感觉到思想的中心似乎已经转移到了那块芯片里面。

人对自己的头脑多多少少都有着感应,这样的感觉让杰克又是惊奇又是惧怕,不过更多的还是迷茫。

教授是个聪明且智慧的人,杰克同样收到了那份材料,然而技术知识的贫乏仅仅能够让他复制出其中的一小部分,只有教授能够从卡米诺人那里买到足够的试作芯片,经过终端调试之后融合社区内其他技术宅的零件结合,制造出一套土制的思维转换仪。

杰克作为技术提供者之一参与了技术,不过如今仍然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他走进屋子,看到神色异样的教授的机械手臂和面具一样死气沉沉的脸孔,突然心里一突:“教授,你还好吗?”

“很好。”教授发出机器人一样的身躯,抬手指了指头颅部位裸露出的芯片部分:“非常不错。”

“冒昧地问一句,您真的不在意身为人时的感受了吗?”杰克挠了挠头,他能够理解教授的技术,他自己若是希望,也可以随时变成教授这个样子,但他还是觉得有点难以接受。

“什么叫做身为人时的感受?我就是人。”教授用不容反驳的语气上说:“从信息和文化的基础上看,我是货真价实的人类,只是换了载体,身为人时的感受?你是说食欲色欲还是权欲?这些东西没有就没有了,我需要的是方便和耐久,让我能够持久地工作,探索知识的海洋,对比现在这个身体,人体作为一种机械实在太脆弱了。”

“机械?”

“没错,碳基生物是宇宙制造出来的机械,没必要将这个概念绝对化,你之所以不想换是因为习惯与熟悉,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教授道:“很抱歉我这没有茶水,我现在不需要这个了。”

“没关系。”杰克点了点头,又有点好奇:“不过教授,他真的对你的认知没有影响?”

“看这个。”教授指了指脑部的一个机关:“虚拟实景‘orld’,这个殖民地的总管从卡米诺人定制的超级服务器,能够容纳百亿个类人级别智能在其中活动,以芯片形式接入里面,你可以选择定制各种形态,内置的很多免费服务,也可以刺激你的思想,让你得到做人的时候的一切享受。我进去过几次,感觉的确,很有趣。”

“那岂不是成了瘾症患者?”杰克心惊肉跳。

“这也没什么,不过现在我已经玩腻了,人类的各种低级欲望,人类自己也能够控制模拟,并没有更多的价值了,杰克,我有一个计划

,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

“愿闻其详。”

“你看,我们得到这门技术的时机是多么的突兀,我们那天一睡醒就发现它们出现在我们的终端和邮箱里面,究竟是谁在散发这门技术,他想要做什么?殖民地政府为什么要配合他们?这都是问题,我不希望我们的命运掌握在别人手里,而且……有了这样伟大的技术,我们为什么还要听从政府的指示?我们应该探索出属于我们自己的道路。”教授说出最后一句,虽然机械身躯释放出的声音波澜不惊,但是杰克却听得出来教授语音中的怨恨。

他忽然心中一突,想到过去在教授手下搞科研时候的景象,想到眼前这位教授可是个权欲非常重的人,在与一名竞争者竞争校长资格失败之后落到了这里,此刻变成了这种形态,新的生命形态和技术力量,是否让他重燃起了野心?

不太乐观的感觉出现在杰克的心中,他的思想不断下沉,忽然觉得这门技术真是太先进了,能够将思维的载体从人脑搬进机械,甚至还能保持感情的正常作用;然而此刻他看着教授这张渗人的机器脸孔,突然恨不得这门技术有缺陷。

正在杰克这样想的时候,教授发出一串令他不寒而栗的震动声,杰克还没来得及惊奇,脑袋里就产生一种剧烈的刺痛,让他感官一黑,倒在了地上。

“你!”杰克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却喘着粗气,动一下都感到无比困难。

“杰克,你的芯片可是我装的,所以无论怎样你都应该帮我,不是吗?”教授似乎在笑,却让杰克感到坠入万丈深渊。

他被控制了。

……

“这种技术深入民间,变化是潜移默化的。”白河在办公室中听着前黑武士巴兹的报告,作为政客,巴兹的报告很有条理,说服力也很强:“智能生物发展到这个地步,社会化几乎已经到了根深蒂固的地步,尽管疯嚣大人您在文件包之中放置了大量的宇宙开拓技术,但是大部分新人类在完成转化之后,仍旧下意识地保持着原有的社会意识。”

“这才是正常现象吧。”白河摇摇头:“即使有了鲁滨逊的本事,谁愿意当鲁滨逊?不过,这种技术一出现,就应该有社会的叛逆者出来充当离心力了吧。”

“您真是高瞻远瞩,确实,拥有一些技术能力的社会不安定分子,开始不安分起来,要干涉吗?”

“野蛮生长吧,任由那些自诩社会顶层的家伙镇压去,我倒要看看这种技术达成的自由究竟是否足够有力。”白河笑了起来。

“咳,恕我直言,你提供的技术不管会让星际社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首先他就大大地拉长了这些获益人的时间观,他们计算时间的单位,可能会从几天几小时变成几千几百年,您所期待的变化,恐怕要在几个乃至几十个世纪里才会逐渐发生。”斯努克突然插嘴:“这事情和你想的不一样,哪有刚进行技术变革就出现社会动荡这种事情?”

“这正好啊,反正我有时间。”白河哈哈大笑:“已经成功传教了六个殖民地了,我倒是好奇绝地武士和共和国政府会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疯嚣大人,一个不好的消息,绝地武士团似乎已经决定动手了,他们正在集结人手。”巴兹道。

“绝地武士团的消息这么容易走漏?”白河惊诧起来。

“他们的动作太大了,而且我们搞政治的,在共和国议会和政府里面,都是有点人脉的。”

“那就好好准备一下,给他们一份大礼。”白河吐了口气,表情严肃起来。

治脑梗塞好的方法
老人夜尿增多治疗
小儿便秘怎么调理
小孩子不消化吃什么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