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山水】影 子(微型小说)

2019-09-14 09:28: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身高一米五八,国字脸型,见人只知道笑,一笑呲出满嘴黄牙。来自枣庄黄旗村的吴贵,就是这副德性。工地上没人待见他,都习惯支唤他,拿他当影子。
工头是吴贵看着长大的同村人,若不是依着这层关系,工地断不会留下吴贵。盖因吴贵小儿麻痹后遗症,腿脚走路不利索,既不会砌墙,也不会抹灰,甚至连做饭的本事都没有,可说身无一技之长,一个萝卜一个坑的工地要这样的人干啥?
工头让吴贵打缺手,这样一来吴贵的活就杂了,做饭打下手,拣拾破烂,跑腿买东西,搬砖看灰,洗铲收拾工具,甚至节假日看守。不过吴贵已经感激涕零。
工地上多是枣庄人,大家挺抱团,明明很苦累的活计,往往在插科打诨中就完成了,笑声常伴。吴贵有时在一旁也跟着他们高兴,呲着满嘴黄牙笑。有人冷丁回头,发现吴贵,有意玩笑说,这位兄弟,你是打哪儿来的呀?怎么没见过你呀?大家笑得更开心。吴贵起始不明白,后来悟出点什么,就也跟着讪讪地笑。
那天,监理一行人到工地检查,吴贵背后没长眼睛,依然撅着屁股在拾掇工地上的垃圾,让监理注意到了。监理责怪工头施工重地怎可随便放外人进入,听工头解释后,依然不怎么高兴,说工地上任何人都要戴安全帽,这要出个半点差错,算谁的责任?再者,如果不是钱多烧得慌,养一个这样的闲人干啥?工头诺诺,大家猜测吴贵肯定没戏唱了。稍晚时,大家看到吴贵红着眼睛从工头办公室出来,见到大伙,却难得地呲牙一笑。
有人看见吴贵的裤腿脏了,有尘土印在上面,问他是否跪求工头留他了?吴贵眼睛躲闪着,许久才憋出一句话,俺给他买烟了。大家哄笑,不信吴贵也会这套把戏。
某夜,几个人在工地上喝多了酒,调侃吴贵。有说吴贵的腿脚影响工地形象,有说吴贵不会雪中送炭,只会添乱,有说吴贵该回村种田,指不定没几年就发财了,到时大家再给他扛活。吴贵咕哝,地早没了。两孩子上学,家里需要花钱的地方太多。有人笑,大着舌头说,还念个球书啊?能供出两个大学生来?吴贵蹲在一旁吭哧半天,才嗫嚅着说,那可不一定,引来众人的狂笑。
大楼快封顶了,工头领着一班人去饭店开荤。吴贵也跟在后面,工头略加思索拦住了他,那啥,你看家吧,别丢了什么东西。我们饭后把你的那份儿带回来。
有人冲吴贵挤眼睛,吴贵僵硬地点头。那天回来的人都喝多了,没一个人想着吴贵的肚子还是空的,没人给他拎回吃的。吴贵跑进厨房,眼睛绿着,半天才寻到两个有些变味的馒头,不管不顾吃了起来。吃到一半,咽不下去了,泪水顺着脸颊淌下来,后来倒了碗水,和着泪吃下去了。
渐渐的工程慢了下来。工头找人要工程款,大家等着工头结算,每天都望眼欲穿的样子。后来款结了一部分,大家都领到半年的,只吴贵给了三个月的,吴贵找工头,工头许是心情也不好,没怎么理吴贵。大家劝吴贵,说把工头逼急了,兴许他的所有工钱都不给了呢,说不定会让他卷辅盖滚蛋呢!吴贵满脸凄惶,多次用破手机往家里打电话。他躲着所有人打,也不知胡咧咧了啥,急迫的眼神淡定了下来。
其后的日子,大家开始磨工期。
活计待干不干,多数时候工头领着人打扑克,左一伙右一伙的,借以打发时间。
艳阳高照的一个中午,大家从脚手架上下来,又开始打牌,呦五喝六的。稍后,工头命吴贵上脚手架把东西拾掇干净。头天晚上,吴贵感冒了,这会儿脸正红着,忸怩着不肯上,工头斜他一眼说,回头有钱了,我把你的账都结清。
难得一见露着黄牙笑的吴贵,恢复了往日的模样,居然很利索地上了脚手架。天热,打牌的人脾气也热,不时会发生一两声争执,正热火朝天时,就见一只大鸟一样的东西从天而降——那是吴贵。许是太高兴了,注意力分散,许是发烧头晕,一个重心不稳,他两脚踩空,从十二层的脚手架上摔下来了。惊心动魄的一瞬间,吴贵声嘶力竭地喊着:都——躲——开!
工友一轰而散,吴贵摔成一朵大片的血花,惊呆了众人。
是日,工友们为吴贵出殡,纸钱撒满了工地,大家抬着铁皮棺,泪水潸然。

共 155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影子】众所周知,农民工是这个社会的弱势群体,他们来自社会最底层,大都家境贫寒,自身有没有什么文化素质,因此,在城市里打工挣钱,只能靠从事最简单的体力劳动来养家糊口,因此,更需要社会和政府予以关注。小说中的吴贵,只是他们当中最突出的代表而已。他其貌不扬,又有残疾,在工地上都没人待见他,做着最脏最累的活,拿着最低的工资,还常常成为人们取笑的对象。但是,为了养家糊口,为了改变两个孩子的命运,他忍辱负重,甚至不惜用生命换回那本应属于自己的劳动成果。他的悲剧命运,值得我们全社会有良知的人,特别是那些黑心老板、经理的深思。小说又以独特视角,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强烈关注的话题。推荐共赏,创作愉快!【山水编辑:周会涛】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604060019】
1 楼 文友: 2016-04-05 08:51:50 感谢赐稿,遥祝春安!
2 楼 文友: 2016-04-06 21:14:05 吴贵,在众人的眼中,是个可有可无的人,是社会最低层的农民工。他的存在,犹如一个影子,到了让人们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文中黑心的老板,视民工如草芥,不顾人的死活,真是让人深恶痛绝;与吴贵一样身份的其他人的麻木,让人心寒。直到文末,在吴贵出殡时,隐隐有人良心发现,有了直觉,感觉自己与他的命运没有什么两样,禁不住也流出了泪水。 读书写文,乃雅兴欣赏,沉其内,即使百年也不孤独!
 楼 文友: 2016-04-09 17:29:07 吴贵是卑微的!是卑微人群中更为卑微的人。因为长相,因为没有一技之长,他只能吃 伴沾饭 ,不是正劳力,就没有正劳力的待遇,为了养家糊口,为了孩子不再像自己一样被人呼来喝去,他放下男人的尊严,向人屈膝,被人侮辱,为了拿到自己的血汗钱,把自己的命都搭上了。这样的故事经常上演,我也曾亲眼目睹过一个孩子连人带砖一起砸下来的情景,看到此文,尤其是吴贵声嘶力竭的那最后一句: 都 躲 开! 令我泪眼朦胧。吴贵真的卑微吗?在他坠入死亡之路前,他想到的居然是不要砸到别人,不要因为自己而让别人受到伤害。那一句疾呼是吴贵人性的光辉,也是此文点睛妙笔。拜读。学习!宝宝老是消化不良怎么办
小孩子经常流鼻血
引起鼠标手的三大原因
查血栓要做哪些检查
分享到: